呼和浩特新闻网 > 内蒙古呼和浩特新闻网 > 首府资讯 > 呼和浩特要闻 > 正文

宜春怎样纠正近视眼,宜春怎样防止近视,宜春怎样矫正近视眼

宜春怎样纠正近视眼,

  (原标题:写尽三个城市的都市移民,探寻打捞世态人情)

  作家王安忆最新中篇小说集《红豆生南国》、最新散文随笔集《仙缘与尘缘》日前由上海九久读书人、人民文学出版社携手策划出版。

  据介绍,《红豆生南国》收入《红豆生南国》《向西,向西,向南》《乡关处处》三部中篇小说,三个故事分别发生于中国香港、纽约和上海,讲述了生活在这三个城市的都市移民的故事,讲述了他们的青春、爱与孤寂——这是她非常擅长的对个体生命及日常生活的写实,以其针脚绵密的讲述方式,带着从各个角落的烟火气里挖掘打捞出的世态人情,描摹观察着生活的底蕴。

  《红豆生南国》中收录三部中篇都创作于2016年。在之前接受采访中王安忆曾透露,新长篇《匿名》的创作十分辛苦,“作家像运动员一样,哪能一直跑长跑?中篇更像是跑长跑后的一次 喘息 。”2016年年中,王安忆受邀去纽约访学半年,没有日常琐事打扰的日子里,她写出了《红豆生南国》和《乡关处处》,同时构思了《向西,向西,向南》,回国后于2016年10月27日完稿于上海。

  据了解,这三部新的中篇小说一以贯之的,是对世态人情的探寻,透着对个体心灵归属感的入微观察。《红豆生南国》是王安忆自上世纪90年代初写作并出版《香港的情与爱》后,又一次写发生在香港的故事,创作初衷是“为了写一写人世间的一种情”。讲述了出生在内地的男孩,六岁时跟着养母偷渡去菲律宾寻找阿爹,不想在香港落脚,就此生根。一生跟随世情起起伏伏,从童年至青春至年老,与养母、与妻子、与生母、与离婚后出现在生命中的女性们羁绊一生后,他觉得自己今生今世就是一个欠债人,“他的恩欠,他的愧受,他的困囚,他的原罪,他的蛊,忽得一个名字,这名字就叫相思。”

  而在《乡关处处》中,王安忆一支笔又探入了她熟悉的上海巷弄。乡下女人月娥辗转于城市和乡村之间,但不论是在城市里做钟点工的生活,还是年节时回乡下,她都一样地将生命过得踏实而欢腾。她快速融入城市,也能很快回归乡村——但何处是故乡呢?有评论称,这正是作家王安忆新作《乡关处处》呈露的人之处境:生活是一只茧,上海则是更大的一只茧,无人能自外——无论在地或者外来。这茧的材质,无非孤独。在王安忆笔下,上海像是活生生的一个人,她的女性角色与上海,宛如可以互换身份。

  《向西,向西,向南》的故事本身并不复杂。两个萍水相逢的女人,陈玉洁和徐美棠,通过不同的途径移民至柏林,至纽约,至加州圣迭戈(西岸的南部),小说题目就是她们生活路线的陈述——向西,向西,向南。她们都算是生活的失意者,彼此映照,彼此陪伴,然而无论在哪个地方都是漂泊,找不到归宿。这部中篇里蕴含着王安忆对“中西方文化关系”、“人与其所处的时代的关系”等的思考。

  最新散文集《仙缘与尘缘》围绕旅行、世情、读书、忆旧等不同主题分为四辑,王安忆在这本散文集中,袒露了在小说中不曾呈现的内心世界。

  信息时报记者 陈川